免费硬件服务收费的梦想终将破灭。

几天前,在文章“警惕后互联网时代多样化的风险”的结尾,我提出了后互联网时代多样化的三个风险:硬件免费服务、互联网接入无处不在的价值和颠覆传统产业。由于文章长度的限制,不再讨论了。 本文想讨论第一个风险:硬件免费服务费用。 谁在说“免费硬件服务费”?目前,谈论这个概念主要是进入硬件制造互联网公司,如小米、乐视、360 雷军一直声称小米是一家互联网公司,这使得其他手机公司无法迎头赶上。 因为小米手机可以利用小米的软件和黄页等服务来弥补硬件上的低价策略。 乐视推出时也低价出售彩电,但用户必须购买一年的乐视电视卡,这也是唯一一家直接销售服务的公司。 360曾希望借助“特殊供应机”进入手机市场,但最终,由于手机制造商不配合其低价销售手机,内置软件广告和服务收入共享模式导致流产。 2014年底,周弘毅再次宣布将“带AK47到南方制造手机”,360与酷派建立合资企业进入手机行业。 JD.com的刘董强也表示,冰箱联网后可以免费送货。冰箱可以自动感知消费者缺少哪些成分,并直接通知JD.com供应。 腾讯和百度也希望采用类似的无硬件方法。他们还进入了无线网络、手机、投影仪等领域。目前,他们还没有采用硬件免费服务收费模式。 不管谁的硬件是免费的,从真正意义上来说,它并不是完全免费的。它是以成本价出售硬件,然后根据用户规模和互联网流量来实现。制造产品是互联网公司的想法。 你为什么敢提出“硬件免费服务”的模式?那么,为什么互联网公司敢提出这种新模式?这主要是由三个原因造成的:第一,硬件技术的标准化降低了进入这个市场的门槛。 由于智能手机和一些智能设备在技术上的“模块化”,联发科MTK推出的交钥匙模式在功能相似的手机流行的时代大规模出现。 如今的互联网公司可以像当年的“山寨手机制造商”一样轻松组装产品。 与此同时,互联网公司拥有卓越的融资能力,处于融资的空气中,允许它们利用资本优势找到生产用的合同制造商,这优于家庭作坊生产的产品。因此,另一种类型的家庭硬件制造商诞生了。他们的起点、竞争和标准化都比以前的山寨制造商高得多。 其次,社会营销的兴起,互联网公司占据了第一个机会 传统品牌制造商需要利用广告和各种地面营销来支持销售。例如,三星每年在营销上的花费高达100亿美元,而苹果也高达90亿美元。 互联网公司有自己的沟通平台、人才和用户,可以有效降低这些营销成本,最终反馈产品价格。 这也是互联网普及后脱媒的必然结果。 从制造商到用户的多层利益链已经缩短为简单的第1层或第2层。这也是海尔张瑞敏最近一直在谈论的“以用户为中心”的概念。这是同一个概念。 第三,互联网公司本身有能力从流量中获利。 无论小米、百度、腾讯还是360家公司,他们都有销售流量的经验。他们以前是依靠服务赚钱的公司,所以在互联网平台上做服务的成熟经验可以直接移植到网络硬件上。 现有“免费硬件服务收费”样本的收入情况目前已经有一些企业进行了这样的“免费硬件”尝试,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服务收费”比率。首先,小米的服务收入不到1% 小米发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小米销售了1870万部手机,总收入330亿元,而MIU的相关软件、游戏下载和主题销售收入约为1亿元,占总收入不到1%。 2014年发布的数据为743亿英镑,没有发布增值服务收入。 苹果公司报告2014年第三季度来自itunes、软件和服务的收入为44.85亿美元,占其总收入的12%。 其次,乐视的电视业务处于亏损状态。 Letv.com发布了2014年全年业绩预测,预计收入66.1亿元至73.2亿元,利润3.06亿元至3.32亿元。 乐视售出150万台电视,每台电视服务费900元,总服务费收入为13.5亿元,但乐视净利润仅为3亿元,表明增值服务收入一定弥补了其电视硬件销售的损失。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声称以硬件价格为代价从服务中赚钱的中国公司并没有获得可观的利润,但苹果的增值服务高达12% 根据权威数据,2014年第二季度,苹果和三星占全球手机公司利润的108%。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第四季度,苹果实现创纪录的180亿美元利润,而根据投资公司Canaccord Genuity的最新报告,苹果在去年第四季度智能手机行业实现了93%的利润,剩余利润大部分由三星实现,尽管三星的利润份额大幅下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有几家声称“免费硬件服务”的公司仍然无法从其服务中获得可观的利润,那么它们将来还能这样做吗?“免费硬件服务收费的梦想”还有未来吗?互联网公司之所以想依靠“硬件免费服务”模式来实现突破,是因为互联网平台扩张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但硬件扩张的边际成本却呈线性上升。 例如,腾讯在18048年开发出一款赢得彩票的微信后,在微信上继续优化的成本几乎为零,但销售手机的成本是一次一个,这是无法相比的。 同时,硬件的免费基础与互联网平台完全一致,即拥有大量用户。 在《解密小米——互联网思维下的商业奇迹》一书中,我曾经将小米手机的用户与腾讯的用户进行了比较。小米目前拥有约1亿用户,而微信拥有逾5亿用户,获取用户的成本也大不相同。 因此,我们必须思考“免费硬件服务收费的梦想”:首先,硬件服务的收费模式与互联网平台完全不同 硬件收费的服务模式最好是对直销服务收费,例如苹果销售应用,并将很快整合收购Beats的业务,推出流媒体音乐服务。 然而,中国用户的习惯和环境意味着中国硬件公司只依赖于老式的交通流量,即广告模式,这取决于服务收费。 然后,让我们看看互联网公司销售广告的收入。新浪2013年广告收入为30亿元,腾讯增值服务收入下降,广告收入约为50亿元,360年广告收入约为30亿元。 然而,很难在手机平台上销售广告,因此仅仅依靠广告收入无法支撑硬件公司的收入。 其次,低端硬件设备的用户很难贡献可观的增值服务收入。 小米2014年销售了6000多万部手机,低端红曲手机的比例进一步扩大。 然而,许多红曲手机用户是2345线城市用户。一方面,他们不是网络上的活跃用户,另一方面,他们也不是增值服务收入的主要贡献者。 然而,对于一部600元的红米手机来说,净利润只有50元,这意味着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损失。因此,进入低端市场风险很大。 第三,研发投资和专利成本没有考虑在内。 根据公共财务报告数据,英特尔2013年在研发方面投资106亿美元,占收入的20.1%。三星在研发方面投资134亿美元,苹果在研发方面投资不到34亿美元。 涉足硬件领域后,只有通过巨大的研发投资,我们才能确保持续的产品创新。 在《解密小米——互联网思维下的商业奇迹》中,我谈到了“模式创新只是企业发展的第一步”。目前,中国几家所谓的硬件自由模式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微不足道,这一方面意味着产品无法继续创新,将会遭遇更多的版权诉讼。 2015年2月,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ational Development and Reform Commission)向高通公司发出60.88亿元的罚款,这一方面意味着中国专利电信公司将能够向小米等手机公司索要专利许可费,高通公司的保护伞将失效。同时,在国际市场上,它将继续面临爱立信、诺基亚等巨头的版税。 然而,这些手机公司一直无法在人口红利几乎消失的中国手机市场获得更多的股份,并将不可避免地走向海外。垄断费是必须支付的学费。 这意味着像小米这样目前只有60亿元净利润的公司,没有更多的资金投资于研发,并将继续支付过高的版税和更多的专利诉讼。 如果皮肤不存在,头发如何附着?显然,只有不断创新硬件才能不断获得用户,但如果没有研发投资,很难保证硬件的创新。 仍有一些企业进入汽车领域,但汽车领域面临着更大的资本投资和专利壁垒。 数据显示,大众在2013年的研发支出为135亿美元,占收入的5.2%。日本丰田汽车在2013年的研发支出为91亿美元,占其收入的3.5%。 显然,一家简单的互联网公司超过10亿元的简单广告收入无法支撑硬件企业的巨额研发投资,这是杯水车薪。只有稳定的硬件销售利润才能资助硬件的研发。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因此,我得出的结论是,“免费硬件服务收费的梦想”目前只是一个幻想,或者是一些互联网公司向资本市场讲述的一个“故事”,一切都会回归其本质,只有回归其本质的力量才能持续很长时间,否则泡沫最终会破灭。

发表评论